红娘子第二部

红娘子第二部

土人以之治小儿食积。此蕊,即胞胎之门户,受精之口也,寒则缩,而温则伸,犹男子寒则痿,而温则坚也。

此伤寒汗、吐、下之病,仲景夫子所以每用柴胡,以和解于半表半里之间,使反危而为安,拨乱而又问柴胡既是调和之药,用之于郁症者固宜,然有时解郁,而反动火,又是何故?宜用于降火之药,佐之白芥子以消痰,而更用于荆芥之类,以散其火于血分之中。

 或人曰∶非此之谓也。若知母、黄柏泻肾中之火矣,肾火消亡,脾胃必无生气,下愈寒而上愈热,本欲救阴虚火动,谁知反愈增其火哉。

或疑川芎生气,终是创谈,仍藉参、术、、归之力,未闻其自能生气也。或问秦艽散风邪之品,前人称其能去骨蒸传尸,而吾子不敢信,便余疑信相半,幸为我。

曰∶舍人参无他药也。 徐君曰∶余正阴阳两虚也。

肝木旺,则欲火之心动矣。薄荷不特风邪,尤善解忧郁。

Leave a Reply